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速递 > 正文
走进另一种真实——再见,迟到的道歉

那一年,我7岁。天气不错,午后的阳光撒到身上,让人觉得很舒服。那天妈妈出去工作,留我一个人在家。我和小伙伴在院子里玩捉迷藏,玩得很开心,直到大家都累了,各自回家。有一个伙伴还不想回去,于是我邀请她到家里去玩。

我们看了会儿电视,又一起画画,后来我提议到床上玩蹦蹦跳跳的游戏。那天下午我们玩了很久,直到傍晚妈妈回来。不知道是不是下午玩累了,那晚我睡得很香。

当我还在美梦中时,突然被妈妈揪了起来,打了我一巴掌,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爸爸妈妈问我,他们放在床铺下面的钱去哪儿了?我说我不知道。可爸爸妈妈认为只有我和小伙伴下午去过卧室,所以他们问是不是小伙伴偷了家里的钱。

我哭着说我什么都不知道,爸爸又在我的腿上扇了两巴掌,呵斥不许哭,让我赶紧找。还和妈妈说,如果找不到就把我扔了,不要我了,他们一口咬定是小丽偷的。

 

很晚的时候,妈妈在床的另外一边找到了钱,才让我去睡觉,并一再强调说以后不许再把小伙伴带到家里来玩。我想,可能是我和小伙伴在床上蹦蹦跳跳的时候,钱被震动,移动了位置。我躲进被子里,一直哭了很久……之后的几天,爸爸妈妈也一直没给我好脸色看,他们看我的眼神,仿佛在说:“以后还敢带朋友到家里来试试看?”

 

也许是因为这件事,我变得越来越内向孤单了,不再敞开心扉跟朋友一起交流,跟朋友在一起时也不怎么说话,再没有邀请过朋友同学到家里来。有时爸爸妈妈也会问我怎么都不带朋友来家里玩,他们嘱咐我不要太封闭自己,要多和他人交流,锻炼交往能力。

每次他们这么说,我都是笑一笑,不说话。可能这件事他们都不曾记得了,但是却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,影响着我。

 

我不止一次幻想,如果当时爸爸妈妈给我一个道歉,我可能就不会陷在这个事情里,变得小心翼翼。但一切都回不去了。爸爸妈妈认为他们永远是对的,让他们给孩子道歉是丢面子的事。

有些事在他们眼里可能只是件小事,气急之后也就过去了,不会给他们造成任何的影响,但是对童年期的我们来说,那些事情可能会变成无形的枷锁,束缚着我们。

上大学选择专业时,我选了心理学专业,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帮助自己,让我能走出内心的羁绊。在这一年多的专业学习和自我觉察过程中,我学会了与过往和解,不再抱怨父母欠我一个道歉,而是看到了我内心的力量。我尝试一点点打开自己的内心,让周围的人了解我,也让我了解他人,我觉得生活多了一些色彩

 

过去,我一直在等那个“迟到的道歉”,现在,我不再等待,我知道照顾好脚下的路,与每个“当下”好好相处。

作者:晨曦,人文教育学院应用心理学专业学生。本文为学生在助人者的自我成长与专业伦理课程的个人感悟,在征得学生同意后,特在此分享。(图片来自网络)

 

友情链接: 中国知网(CNKI)金图英语数据库新东方在线资源学院图书馆校园内网欧亚论坛

Copyright 2011 http://www.eurasia.edu | All Rights Reserved